最新消息:

成都街头杨絮满天飞 市民:打针“避孕药”能治不(图)

看似浪漫的“杨絮雨”却给市民带来烦恼。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近日,成都街头漫天飞舞的杨絮迷了人眼,一团团毛茸茸的杨絮落在街边,乍一看如同飘起了白雪。看似浪漫的一场“杨絮雨”却给市民带来了不小烦恼,出门需戴口罩,在家需关门窗。

为了治理纷飞的杨絮,武侯区园林局于上周对辖区内的首批试点杨树注射了药剂,通过抑制花芽形成,控制杨絮,相当于“避孕药”,但这种避孕措施以前就试点过,效果并不理想。

同时,成都市林业和园林局有关负责人也表示,考虑到对城市生活的影响,城市绿化已将杨柳、女贞等树种“淘汰”。

近日,一则名为《成都龙泉五月天下雪》的新闻在网上蹿红,照片中,不论是地上、树上都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白色绒毛,犹如白雪一般。实际上,这些并非雪花,而是杨絮。

每年春季,漫天飞舞的杨絮让市民吴先生非常苦恼。30多岁的吴先生喜欢踢足球,每周三晚上8点到11点,都会和朋友去丽都公园踢球。他发现,从今年4月下旬开始,公园里有了漫天飞舞的杨絮,每次去公园都让吴先生苦不堪言。

“这些轻飘飘的杨絮好恼火哦,跑步的时候,地上的都会弹起来,弹到鞋子上、身上。”还一团一团地裹在鞋子上,抖都抖不掉。吴先生说,踢球时没有戴口罩等任何防护措施,杨絮有时还会吸进鼻子里,弄得他很不舒服,也很影响踢球的视线。不过好在吴先生对杨絮并不过敏,“要不然就惨了。”

而市民唐女士就没那么幸运了。由于患有过敏性鼻炎,每逢杨柳絮纷飞的季节,唐女士总是鼻塞流涕,非常难受。“天气那么热,戴个口罩很不舒服,很恼火。”

说起杨絮,丽都花园绿化主管蒲杰方也叫苦不迭。每年4月份,公园里杨絮漫天飞,公园就会接到一些老年人的投诉,要求更换树种,“今年已经接到七八个这样的投诉了。”蒲杰方说,公园里树多、枝繁叶茂,加上资金问题,公园很难再更换树种。

据蒲杰方介绍,公园里有20多棵白杨树,七八棵柳树,如果加上丽都花园A、B区的树,白杨多达 40 多棵。这些树是1999年种下的,树的直径一尺多,最大的一尺五。随着树木生长,杨絮问题也日益突出。

为了控制杨絮纷飞,公园也采取了不少措施。“通常是把白杨和柳树断枝修剪,即是把20多米的树的上面给锯掉,这样能管两三年。”蒲杰方说,去年二三月份时,公园花了800多元给树注射了药剂,但治理杨絮效果不理想,所以今年已经放弃这种方法了。

而在成都市武侯区科华街附近,街边的杨树枝繁叶茂,随风飘散的杨絮让市民避之不及。“在家都不敢开窗户,杨絮的细毛飞进家里,铺上厚厚的一层,很容易引起呼吸不适,”家住附近的杨女士无奈地说。

为了抑制漫天飞舞的杨絮,成都市武侯区园林局绿化队于上周对辖区内首批试点的杨树注射了药剂。“注射药剂的主要成分是赤霉酸,进入树体后,可以抑制树体花芽形成,就相当于避孕药的效果,”绿化队工程师王雪峰说,辖区范围内共有4个点位,分别为科华街、龙阳街、龙安街、胜利村,覆盖杨树达460余株,预计“打针”工作将在5月20日前完成。对于赤霉酸的效果,王雪峰也不敢打包票,“现在只是实验性开展,具体效果要等一年之后才能看到。”

记者从成都市林业和园林局了解到,就全市范围而言,之前在其他点位也曾给杨树打过“避孕药”,但效果并不是很理想。“杨絮是杨树的种子,种子传播是自然现象,很难人为控制。”绿化处相关负责人说。

除了杨树、柳树飘絮外,每逢夏季女贞树掉下“爆浆”小果实,环卫工人也很难清理地面上的印记。

据成都市林业和园林局绿化处相关负责人透露,目前成都市区的杨树、柳树、女贞树均是多年前种下的,随着树木生长,杨絮纷飞、女贞掉果等问题也日渐突出,近几年城市绿化中已基本“淘汰”了它们。“从目前的城市绿化树种比例来看,杨树、柳树和女贞树所占比例非常小,大概不到1%,”该负责人说,成都各街道主要选用黄葛树、银杏树、香樟树等,女贞树、杨树、柳树已被“淘汰”。

2015年2月5日中午,铜陵市不少地段都种植上了香樟树,可是一到香樟树果实成熟的时候,只要你从樟树下过,就有可能遭到樟树果的“空袭”。

居民将车停在樟树下的停车位上,风一起,成熟后的樟树果“啪嗒啪嗒”“飞流直下”,砸在车身上摔碎后,果子紫黑色的浆汁立即牢牢地粘在车身上,并散发一股淡淡的酸味。“早晨刚刚洗的车,又要洗车了,这个樟树果的汁液用毛巾擦都难擦,斑斑点点的也太难看了。”“怎么到处都是这个香樟树,真烦人。”

2014年10月,广东清远市区不少路段上的盆架子树花散发出浓烈气味,令居民感到反胃头晕,并担心此树种有毒,他们希望清远相关部门在今后选择树种时,多考虑一下类似花“香”扰民的问题。

对此,清远相关部门工作人员表示,盆架子树“盆架子”,又名“糖胶树”,因其乳汁可提炼制口香糖原料而得名。盆架子大约在秋冬季节开花,在花期会散发出一种刺鼻、浓郁的鱼腥味道,花期一般是半个月到一个月左右,花期过后就不会再散发出此种气味。花有微毒,该树本身有吸毒效果,比如吸附废气等,“盆架子真正带毒的部分是树叶和树皮,触碰后有轻微的痕痒,只要不直接接触或攀折就无大碍”。

5月1日晚9点左右,株洲市区受暴雨影响,市区内道路及地区出现共10余处内涝点,当天晚上11点50分左右,市内各个内涝点基本排除涝情,道路逐渐恢复畅通。株洲市园林局有关人士表示,这次“惹祸”的是樟树叶。樟树是一种常绿景观树,为株洲城区数量最多的树种。目前正是樟树老叶换新叶的时节,株洲城区大量樟树的老树叶掉落,加上暴雨的打击,让树叶汇集起来,恰巧之间,惹出了祸端。 记者肖茹丹实习记者宁芝摄影张磊

成都街头杨絮满天飞 市民:打针“避孕药”能治不(图)

转载请注明:东森娱乐平台注册官网 » 成都街头杨絮满天飞 市民:打针“避孕药”能治不(图)